掃一掃手機訪問 歡迎訪問曲靖紀律監察委員會網站,您是第: 位訪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審查調查 > 案件剖析 > 正文

我的“奶酪”去哪了?——曲靖市麒麟區瀟湘街道沙壩村委會扶貧領域違紀問題剖析
日期:2017-08-30 08:24:59   來源:   

“留下來的危房改造補助資金和建房審批費,原本想著作為村委會和小組的開支,但在僥幸心理作用下,幾個人用著用著就開支完了。作為村干部,群眾的信任和金錢的誘惑讓我們對紀律規矩毫無敬畏,辜負了群眾,毀了自己,也損壞了黨和政府的形象。”曲靖市麒麟區瀟湘街道沙壩村村委會黨總支原書記代紹良、瀟湘街道沙壩村村委會原主任朱生貴、原土地信息聯絡員劉小會在接受審查過程中都追悔莫及。

案情回顧

2016年10月,麒麟區紀委接到群眾舉報,反映瀟湘街道沙壩村委會干部截留私分村民危房改造補助資金和建房審批費等問題,區紀委隨即成立工作組開展審查,查明事實后,經麒麟區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給予代紹良、朱生貴、劉小會開除黨籍處分,涉嫌違法問題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心懷僥幸,截留私分補助金

2014年1月,瀟湘街道沙壩村委會統計上報了35戶危房改造農戶資料到瀟湘街道村建所,按照國家政策,這35戶農戶每戶可享受農村危房改造項目補助資金11050元。

危房改造申報第一關在村里,這讓村干部有了可乘之機。

在宣傳政策和收集資料時,瀟湘街道沙壩村村委會原主任朱生貴就心生“歪念”:“資金不要全部兌給農戶,留下一部分作為村委會和小組的工作經費,具體發放多少等補助金下達以后再定。”瀟湘街道沙壩村村委會黨總支原書記代紹良、原土地信息聯絡員劉小會都表示贊成。

2014年5月,農村危房改造項目補助資金轉到了35戶農戶一折通上,朱生貴馬上安排各村小組長收取了農戶的身份證和一折通存折。

“因為村民對危房改造補助政策、標準不是很了解,我們利用群眾的信任,以‘幫助代辦為由’收取了農戶的身份證和一折通存折,村民也沒什么安全意識,一折通存折密碼都是初始密碼。”劉小會到銀行將資金兩次取出,每戶農戶只發放了了2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補助金,剩余的9.905萬元被三人合伙侵吞,分別為代紹良3萬元,朱生貴5.3萬元,劉小會1.605萬元。

私抬價格,侵吞建房審批費

農戶房屋拆舊建新需向街道村建所上交每平方15元的建房審批費,沙壩村委會的農戶建房審批費一直以來都是由村委會代收后再上繳到街道村建所。

2013年5月,朱生貴又開始動建房審批費的“歪腦筋”:“建房審批費收得太低了,可以適當抬高一些,農戶都想快一點審批建房,多收點他們也不會有意見,以后可以按25元一平方收取。”于是,沙壩村委會建房審批費就按照25元每平方收取了一年。

對于建房審批費的抬高,村民沒有提出什么異議,而且之前偷吃“奶酪”嘗到了甜頭又沒有人發現,這讓利益熏心的代紹良、朱生貴、劉小會更加大膽,2014年6月,他們又“拍腦袋”作決定:“干脆把建房審批費提到每平方50元得了。”

“剛開始朱生貴劉小會拿錢給我時,我知道他們是為了‘打點’我,想我讓‘睜只眼閉只眼’。我追問錢從哪里來,并勸他們這錢不能動,但他們反復說,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他知’,我想總是決絕,今后的工作也不好開展,于是思想上慢慢放松,最后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代紹良說道。

2013年至2015年三年間,三人從收取的農村建房審批費中拿出20.5萬元裝進自己的腰包,代紹良分得9萬元,朱生貴6萬元、劉小會5.5萬元。

原因分析

瀟湘街道沙壩村委會屬貧困村,國家下達的惠農項目和資金本應是群眾脫貧的“助推器”,卻搖身一變成了村干部的“搖錢樹”。此案發生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村組干部理想信念缺失。基層干部本應為民謀利益、為民排憂,但隨著理想信念動搖、紀律和規矩意識淡化,把擔任的職務作為斂財的機器,相互勾結,大膽把黑手伸向了群眾的“奶酪”。代紹良、朱生貴在任期間,雖然為村民做了一些實事,但隨著黨紀政紀觀念淡化,群眾的信任成了反而他們濫用職權、截留私分的“綠色通道”, 最終喪失了黨性原則,誤入違紀違法的深淵。

法紀觀念淡薄。有的基層干部平時對黨的政策和國家的法律法規不學習、不了解,不掌握,不懂法不懂政策,在實際工作中方法簡單粗暴、不依法依規,想當然辦事,經常出現違法違規、違背政策的問題;有的干部以執法管理者自居,依法行政意識淡漠,以言代法,濫用職權,自由裁量行為不受約束,甚至欺壓群眾,造成傷害。

基層黨建工作缺失。長期以來,部分基層黨組織很少自主開展黨員教育活動,不愿抓黨員干部教育,認為抓黨風廉政教育次要,抓與不抓無關緊要,農村黨員教育成為“空白”,開展教育活動也是搞形式走過場,沒有實效。

監督制約機制不完善。權力缺乏監督,就極易導致腐敗。一是群眾監督乏力,民主管理和監督流于形式,個別不廉潔的村干部有了可乘之機。二是民主決策不透明,部分村干部在一些重大村務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決策事項上,不與群眾商量,暗箱操作,以權謀私。三是“三務”公開流于形式,村干部怕麻煩不想公開、怕揭短不愿公開、怕追究不敢公開,個別地方甚至存在假公開的問題。四是村(居)務監督委員會監督職能履行不到位,對監督委員會的權利、職責和監督內容不了解,不知道那些工作該監督,該如何開展監督工作,導致監督職能缺位。

執紀者說

發生在基層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直接侵害老百姓切身利益,群眾感受最深切,社會影響惡劣,使得黨和國家的惠民政策卡在了“最后一公里”。此案警示我們:各級黨組織必須切實擔負起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加強教育,健全制度,構建綜合有效的監督機制,嚴防脫貧攻堅領域不正之風的蔓延,堅決遏制脫貧攻堅領域違規違紀問題的發生;各級紀檢監察組織要堅持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對責任落實不到位、工作推進不力的,嚴肅追責,絕不手軟,對脫貧攻堅領域違規違紀問題,嚴肅查處,絕不姑息遷就。“碩鼠”不除,遺患無窮。在脫貧攻堅工作的決勝時刻,對與民爭利的基層干部,必須以“零容忍”的態度重拳出擊、嚴懲不怠,為打贏脫貧攻堅戰保駕護航。(羅白云)


上一篇:“碩鼠”大膽啃食群眾“奶酪”終被處—曲靖市麒麟區瀟湘街道沙壩村委會脫貧攻堅領域違紀違法問題剖析
下一篇:內心膨脹 權力失控 ——云南德宏州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余麻約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共曲靖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曲靖市監察委員會
技術支持:曲靖市珠江網站
CopyRight @ 2004 -2005 All Right Reserved
備案序號:滇ICP備12002215號-2,12002215號-3號     網站地圖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北京单场投注